2019-11-14 08:40:33新京报 记者:肖玮 李云琦 编辑:王宇
原创版权禁止商业转载授权

獐子岛市值5年蒸发百亿 董事长曾称“赔钱对不起股民”

2019-11-14 08:40:33新京报 记者:肖玮 李云琦


獐子岛扇贝的生死再次牵动着投资者的心。


11月13日,上市公司獐子岛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证券简称:獐子岛 002069)回复深交所关注函表示,尚未获知本次扇贝大规模死亡原因,相关分析工作正加紧进行,部分海域虾夷扇贝死亡情况可能将持续。獐子岛进一步表示,扇贝是近期出现大比例死亡的,死亡时间距抽测采捕时间较近,此前信息披露真实、准确、完整,不存在隐瞒减值迹象的情况。


2天前的11月11日,獐子岛披露风险提示公告称,根据公司2019年11月8日-9日已抽测点位的情况来看,底播扇贝近期出现了大比例死亡,其中部分海域死亡贝壳比例约占80%以上,公司初步判断已构成重大底播虾夷扇贝存货减值风险,而深交所也随即就此下发了关注函。


近5年,獐子岛扇贝存货大规模异常事件频发,同类事件曾分别于2014年和2017年发生,獐子岛的市值也随之蒸发近百亿,近200名员工参与的持股计划亏损严重,而政府补助则一直没有停,在2014年- 2019年9月间,獐子岛累计获得政府补助约1.8亿元。


今年7月1日,獐子岛董事长吴厚刚曾在2019年夏季达沃斯论坛上表示:“赔钱对不起股民,我今天在这里要向广大股民检讨,说声对不起。”资料显示,其曾于2001年2月至2002年6月担任辽宁省大连市獐子岛镇党委书记。


扇贝亡:公司市值蒸发近百亿


回顾獐子岛扇贝的“事故”记录,其在2014年首度出现“黑天鹅”。2014年10月,獐子岛披露一系列公告表示,公司在进行秋季底播虾夷扇贝存量抽测时发现部分海域的底播虾夷扇贝存货异常,后综合判定公司海洋牧场发生了自然灾害,主要原因为北黄海冷水团低温及变温、北黄海冷水团和辽南沿岸流锋面影响、营养盐变化等综合因素。


为此,獐子岛将2014年1-9月的业绩预告由盈利4413万元至7565万元,大幅下调为亏损8.12亿元。最终,獐子岛2014年全年亏损近12亿元,而这次事件也被市场戏称为“扇贝跑了”。


该次事件发生后的次年,獐子岛投资者人数从2014年末的75179户大幅下降至2015年末的50446户,随后进一步跌破5万户。截至今年三季报末,獐子岛拥有投资者43934户,大股东长海县獐子岛投资发展中心持股30.76%,其由长海县獐子岛镇人民政府100%控股。


獐子岛第二次扇贝大型存货异常事件发生在2017年。去年1月,獐子岛披露2017年业绩预告修正公告称,发现部分海域的底播虾夷扇贝存货异常,可能对部分海域的底播虾夷扇贝存货计提跌价准备或核销处理,预计可能导致公司2017年度全年亏损。同时,2017年四季度,底播虾夷扇贝肥满度下降,境外扇贝产品冲击国内市场,对公司扇贝类产品的收入、毛利影响较大。为此,獐子岛将原来的业绩预告由2017年盈利9000万至11000万元,大幅下调为亏损5.3亿元至7.2亿元。


第三次便是獐子岛于今年11月11日所披露的“扇贝近期出现大比例死亡”事件。


2006年9月,獐子岛正式登陆中小板上市交易,同花顺行情显示,其曾于2010年11月10日创下上市以来最高价34.59元/股(前复权),彼时总市值达246亿元。在扇贝首次出现大规模异常前,獐子岛总市值仍在百亿以上,其股价在2014年10月第一个交易日10月8日报收16.35元/股,总市值约为116亿元。


然而,截至今年11月13日收盘,獐子岛股价下跌5.93%,报2.54元/股,总市值仅18.06亿元,从首次扇贝事件至今,蒸发近100亿元。


注:截图自同花顺行情——獐子岛上市以来股价走势


今年7月1日,獐子岛董事长吴厚刚曾在2019年夏季达沃斯论坛上表示:“赔钱对不起股民,我今天在这里要向广大股民检讨,说声对不起。”吴厚刚表示,“我们用代价换来了两点:一点就是对风险的认知和敬畏;第二点,就是识别了我们这片海。”吴厚刚表示,“只要能挺住,这个代价可以通过未来的努力换回来”。


员工亏:持股计划平均每人亏损35万


2014年12月,在獐子岛首次出现“黑天鹅”事件后,公司不超过195名员工参与了员工持股计划。该计划随后于2015年4月30日前,以均价12.58元/股买入了獐子岛股份约676.6万股,买入金额合计约8512万元。


三年后的2017年12月,在上述员工持股计划即将满3年到期之际,员工持股计划持有人会议通过将该计划存续期由36个月延长至72个月。公司公告显示,延期的主要原因是“基于对公司发展前景的信心和对公司价值的认可,让员工享受到公司发展的收益”,而当时第二次扇贝事件尚未爆发。


按照獐子岛11月13日收盘价2.54元/股计算,员工持股计划已浮亏近80%,浮亏金额达6793万元。如果按195名员工计算,参与员工持股计划的员工平均每人亏损约35万元。


除员工持股计划外,獐子岛于2016年筹划了“和岛一号证券投资基金”,该基金由公司高管和员工合计出资6780万元,投资标的主要为獐子岛股票。


补助进:扇贝“跑”后,政府累计补助约1.8亿


受前两次扇贝存货异常事件影响,獐子岛业绩亏损严重。资料显示,2014年-2017年,獐子岛分别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11.89亿元、-2.43亿元、7959万元和-7.23亿元。


2018年,獐子岛实现扭亏为盈,其当年实现营收27.98亿元,同比下降12.72%;净利润3210.92万元,同比增长104.44%。不过,年报显示,2018年獐子岛计入当期非经常性损益的政府补助金额为3043.82万元,同比增长319.13%,占净利润的94.80%,而公司扣非后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仅为576万元。


数据显示,2014年-2018年及2019年1-9月,獐子岛分别获政府补助4107万元、6543万元、3020万元、726万元、3044万元和773万元,合计约1.8亿元。


2018年扭亏后,獐子岛又于2019年一季度重新录得亏损。今年10月23日,獐子岛披露2019年第三季度报告显示,今年1-9月,獐子岛实现营业收入20.11亿元,同比下降4.44%;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3403万元,去年同期盈利2338万元,同比下降245.53%,而第三季度单季,獐子岛实现营业收入和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分别为7.22亿元和-1044万元,分别同比变化3.84%和-219.50%。


为改善公司财务状况,獐子岛曾于今年7月计划以总额2.345亿元出售其直接或间接持有的大连新中海产食品有限公司100%股权和新中日本株式会社90%股权,但随后受到证监会下发的《行政处罚及市场禁入事先告知书》影响,该交易于今年9月27日宣布终止。


高管年初涨薪曾被问询


在第三次扇贝“黑天鹅”出现前,作为历经前两次“扇贝事件”的董秘孙福君已经辞职。11月1日,獐子岛披露公告称,公司于近日收到董秘孙福君的书面辞职报告,其因个人收到中国证监会《行政处罚及市场禁入事先告知书》等事项对其高管任职资格影响等原因,申请辞去公司第七届董事会秘书及副总裁职务,其辞任后将不在公司继续任职。


今年45岁的孙福君自2012年1月起任獐子岛董秘,至今已有7年多。《行政处罚及市场禁入事先告知书》显示,其拟被证监会采取5年证券市场禁入措施,而拟被证监会采取终身市场禁入措施的董事长吴厚刚,则暂未向公司提出辞职。


今年7月10日,在调查逾500天后,证监会给出了对獐子岛立案调查的结果,其下发的《行政处罚及市场禁入事先告知书》显示,獐子岛及相关人员涉嫌财务造假、涉嫌虚假记载、涉嫌未及时披露信息等,证监会依法拟作出行政处罚及采取市场禁入措施。


在扇贝“黑天鹅”首度出现后,獐子岛董事会曾于2014年12月通过《公司总裁办公会成员自愿降薪与公司共渡难关的议案》,董事长兼总裁吴厚刚自2014年12月起月薪降为1元、孙颖士等10人薪酬降低50%,直至公司净利润恢复至不低于2.66亿元为止。


然而,在利润尚未恢复至当初承诺水平时,獐子岛在2018年年报中披露称,2014年薪酬方案将终止,计划自2019年1月1日起实施新的薪酬激励方案。对此,深交所于今年5月下发年报问询函,要求公司说明薪酬激励方案的具体内容、是否存在损害中小股东利益的情形等。


随后,獐子岛回函表示,这样做实质为保障公司实现更高业绩目标、保障股东权益的有力举措,而且先有公司利益的增长,然后才可能有高管的激励,而没有通过业绩考核的高管将面临降职、降薪,所以不存在损害上市公司及中小股东利益的情形。


新京报记者 肖玮 李云琦 编辑 王宇 校对 卢茜

记者联系邮箱:xiaowei@xjbnews.com


 


 

点击加载更多

    • 一天
    • 一周
    • 一月
       回到PC版